他們騙了上市公司2億存款,拿4000萬開陶瓷廠,1億元搞走私

來源:陶城網 作者:佚名 2019-08-15 點擊:16273次 A- A+

陶瓷企業建廠的資金從哪里來?

有人靠自己一步步積累資本,有人求爺爺告奶奶四處借錢。令人震驚的是,竟有人騙取了上市公司在銀行的2億元存款,其中4000萬被拿來投資辦陶瓷企業(另外1億元用來走私柴油)——

2014年,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瀘州老窖)在農行存了2億元,但錢到期時,卻被銀行告知:賬戶上只有5000萬元。

近日,瀘州老窖1.5億元存款失蹤之謎,隨著主犯袁某,以及江西某陶瓷公司原法人代表朱某的判決書公布,而清晰了起來。犯罪過程是這樣的:

袁某和朱某伙同銀行“內鬼”,分別在瀘州老窖、銀行之間偽造和簽署一系列虛假協議、存款證明,把瀘州老窖的存款分次轉出,裝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朱某將4000萬元用于江西某陶瓷經營和建廠。另外1億多元,袁某用于走私柴油(后被海關查處)。在第一期5000萬元存款到期后,他們歸還了5057.5萬元。但在1.5億到期的時候,雖然朱某打算繼續還錢,但走私事發,同伙沒有還錢能力了,1.5億的缺口就被暴露了出來。

故事的結果,江西某陶瓷停產歇業、被拍賣了,瀘州老窖則損失慘重。

陶瓷廠3年內停產、被拍賣,“甩鍋”到環保部門頭上

資料顯示,朱某投資的陶瓷公司位于江西省撫州市東鄉區經濟開發區,成立于2013年5月,注冊資本為3000萬元人民幣。

據《天眼查》,該陶企成立時朱某的身份包括:法定代表人、投資人和執行董事。不過,到了2014年10月,該公司發生了法定代表人、股權等一系列變更,朱某退出了該公司。

2015年12月18日,撫州市環境保護局官方發布了《撫州市環境保護網格化監管工作實施方案》,該公司被列入《二級網格重點污染源監管企業名單》。

環保部門的“重點監管名單”剛出不久,該工廠便停產了。2016年2月,該公司發出《關于我司近期無法生產及發放員工工資的通知》,除了通知公司已停產、員工可自行辭職之外,還將停產的“鍋”甩到了環保部門頭上。

實際的情況是,該陶瓷企業早已官司纏身,其資產已進入司法拍賣程序。

眾拍網顯示,2016年11月,撫州市中級法院對公司價值9854.92萬元的資產進行了第二次拍賣。

第二次拍賣的內容包括:12萬平方米的工業用地,64項地上建筑物、1317項存貨、269項機器設備和313項電子設備。

從2013年5月成立到2016年2月停產,該陶企只經營了2年多,堪稱“短命”。不過,朱某早已顧不上它的經營了。她還不起錢,已“亡命天涯”。法院判決書顯示,2014年12月底,公安機關在山東省壽光市抓獲了朱某。

作案團伙:里應外合“撈”走存款

令人奇怪的是,瀘州老窖當時為何要存這么大筆的現金存款到銀行?

這得說到2012年,白酒市場蕭條,酒企要賣庫存酒,銀行要攬儲。在這樣的背景下,犯罪分子打起了銀行和酒企之間“資源互換”的主意。

2012年10月,袁某從朱某處了解到這一“資源交換”的業務,并認為可以在這1年的定期存款期限內挪用這筆錢用以其他。

此后,2018年2月6日,長沙市公安局將潛逃泰國曼谷的主犯袁某押解回國。2019年1月17日,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袁某的案件進行了公開審理。

根據判決書,大家可大致窺見袁某和朱某是如何“偷天換日”,卷走瀘州老窖存款的:

第一步: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到瀘州老窖上門開戶,盜走瀘州老窖的開戶資料

袁某雇人購買了農行工作服,到瀘州老窖上門開戶,其中一人自稱系時任農行迎新支行行長鄭某(后證實此人為銀行內鬼)的副手、另一人自稱是銀行客戶經理,并假制了名片。

趁瀘州老窖財務人員復印相關資料時,冒充銀行工作人員的張某和陳某偷走了一份未加蓋公章開戶資料,其目的是偽造瀘州老窖開戶所需印鑒,并用偽造印鑒加蓋在相關開戶資料上到銀行辦理開戶手續。

此后,袁某安排將未蓋章的開戶資料復印多份,并偽造了瀘州老窖公章、財務專用章、法定代表人私章及農行迎新支行公章、業務專用章等印鑒。

第二步:冒充瀘州老窖到銀行開戶,在銀行“內鬼”配合下開戶成功

2013年4月8日,朱某、張某等人用偽造的瀘州老窖印鑒蓋章的相關開戶資料到湖南農行迎新支行,由張某等人冒充瀘州老窖工作人員以瀘州老窖名義開戶。

因張某等人所持瀘州老窖賬戶資料不齊全,不符合開戶及開通網上銀行條件,經朱某要求,時任農業銀行迎新支行行長鄭某(銀行內鬼)以行長權限通過“特事特辦”程序幫張某等人開了戶,還開通了網上銀行,從銀行購買了電子支付密碼器、支付憑證。

為了避免瀘州老窖與銀行對賬,張某等人在對賬協議中,將對賬單郵寄地址填寫為長沙市人民路一處房屋內。

第三步:偽造銀行存款證明書,糊弄瀘州老窖財務人員

做戲做全套。為了不讓瀘州老窖發現破綻,袁某、朱某等人偽造了一張瀘州老窖存入銀行面額為5000萬元的存款證明書。

證明書很快派上了用場。2013年4月23日,瀘州老窖指派財務人員呂某到農行迎新支行核實賬戶信息,并辦理第一筆5000萬元的存款業務。為避免呂某與銀行工作人員直接接觸,瀘州老窖財務人員被帶至行長辦公室,由鄭某接待。

聊天過程中,袁某聘請的陳某等人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將偽造的瀘州老窖存入農行迎新支行面額為5000萬元的農業銀行單位存款證明書交給呂某,呂某未與銀行核實,便攜帶單位存款證明書離開了長沙。

第四步:將瀘州老窖存款轉移至其他銀行

為順利將瀘州老窖的存款轉出,袁某、朱某又安排他人冒充瀘州老窖公司員工,到農行長沙紅星支行,用偽造的印鑒蓋章的相關開戶資料開立了瀘州老窖賬戶。

隨后,袁某安排人員使用密碼支付器、加蓋了偽造的瀘州老窖財務印章的取款憑證,將5000萬元從農行迎新支行瀘州老窖賬戶轉賬至農行紅星支行瀘州老窖賬戶,再由該賬戶轉移到自己實控的寧波貨運、石化、環保科技等多個公司賬戶,然后又迅速轉化為多筆金額較小的資金轉出。

2013年6月、9月,袁某、朱某等人又以同樣的方式分兩次獲取瀘州老窖資金共計1.5億元。

就這樣,有了資金注入,江西某陶瓷于2013年5月順利開張了。存款的主人——瀘州老窖,此時還被蒙在鼓里。

網友:電視劇都不敢這么演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朱某的二審判決書共有2.3萬字。

朱某,時任江西某陶瓷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扮演了極不光彩的“掮客”角色,成為了案件“主角”之一。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定:

在張某等人冒充農行迎新支行工作人員與瀘州老窖簽訂合同過程中,朱某通過聯絡人陳某獲取了瀘州老窖的信任,從而使袁某等人套取了瀘州老窖開戶印鑒模板及資料后進行偽造。在張某等人冒充瀘州老窖工作人員到農行迎新支行開戶過程中,朱某又通過鄭某違規開戶和開通網銀,從而使袁某等人控制瀘州老窖將資金存入農行迎新支行的賬戶;且朱某冒充銀行工作人員與瀘州老窖財務人員接洽,并收取中介費和使用部分贓款,在共同犯罪中起了重要作用,系主犯。

陶城報記者重點關注了朱某的二審判決書,其中也陳述了與陶瓷廠有關的案情:

●黃某在江西籌備辦陶瓷公司,要朱某找袁某借款4000萬元。后簽署合作協議,2013年4月成立江西某陶瓷公司,由她和陳某兩人代袁某持50.5%股份;另一股東陳某占股33.5%,她和黃某各持8%股份。

●朱某與袁某協商確定,獲取瀘州老窖的資金后,由袁某支付中介費給朱某,并投資4000余萬元給朱某興辦的江西某陶瓷有限公司。

江西某陶瓷有限公司50.5%的股權先由朱某等人代袁某持有,如朱某能按期歸還4000萬元本金和18%年利率,則該公司股權無條件轉讓給朱某等人,剩余資金則由袁某控制并使用。

●2014年4月,第一筆5000萬元協定存款協議約定的還款時間到期后,袁某、朱某、黃某歸還了第一筆5057.5萬元。

●2014年9月要還款1.5億元。陳某告訴朱某已與袁某失去聯系。

對于她自己使用的部分資金,她完全有能力償還,且她以積極態度準備償還。

在還款日期過去了4-5天后,袁又打電話說還差500萬,叫她幫忙,她就借了500萬元,再從黃某的賬戶直接打到了紅星支行瀘州老窖的賬戶。

她對袁某沒有資金還款持有懷疑,就問怎么回事,袁某叫她看《廣州日報》頭版頭條,才知道袁某的船在廣州出事了,是廣州近幾年來最大的石油走私案,涉案價值2億多元。

●2014年9月30日,1.5億元存款均已到期,瀘州老窖派財務人員攜帶單位存款證明書到農行迎新支行提示取款。銀行工作人員告知其賬戶內資金己被轉出,單位存款證明書系偽造。

2014年10月15日,瀘州老窖在證券交易所發布重大訴訟公告,披露該事實。

●朱某獲悉該事實被媒體報道后,將江西某陶瓷有限公司的股權轉讓后逃匿。

事后,有網友大呼“電視劇都不敢這么演”。

當然,袁某也好,朱某也好,其他共犯也好,均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最后,陶城君感慨一下,能騙走瀘州老窖的銀行存款,實在不是一般的高智商犯罪。為了開陶瓷廠而去詐騙,雖說也積極準備還款,有這種心機和智商,為啥不好好走正道呢?

0網友評論
品牌推薦 >>
  • 熱門文章 >>
    银行抢匪2电子游戏
    澳洲幸运10开官网 北京麻将规则门清是什么 澳洲幸运10技巧 英超冠军 利物浦 浙江打什么麻将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上海明星麻将最新版 35选择7辽宁 河南22选52019219 湖南德州麻将 今天打麻将坐那个方 体育天天红包赛怎么领 手机单机大众麻将安卓 体彩黑龙江6十1中奖对照表 巴萨2018西甲赛程 多多棋牌结算